西安网评:“牛郎变渣郎”,民间故事也要经得起考验

西安网评:“牛郎变渣郎”,民间故事也要经得起考验
“牛郎变渣郎”,民间故事也要经得起检测  江德斌  部编版小学语文五年级上册《牛郎织女》课文中的牛郎被指“荒诞鄙陋,调戏女人”?近来,有自媒体报道了这一音讯,称在课文中,牛郎窃视织女洗澡,并偷走她的衣服借机搭讪获取好感,引发网友的热议。有网友以为,“拿人家衣服的确不对。这个行为不应该宣扬。”不过,也有网友以为,“咱们曾经也学过这篇文章,怎样没这么想过呢?为什么不宏扬正能量,展望夸姣未来呢?”(8月8日《扬子晚报》)  恰值传统佳节七夕,可一夜之间,“牛郎变渣郎”。部编版小学课本里的《牛郎织女》内容引起网络争议,遭到自媒体责备,以为牛郎被老牛唆使窃视织女洗澡、偷衣服,存在“荒诞鄙陋,调戏女人”等违法行为,不适宜列入教材,应将其修改掉,引起许多网友的共识,也有不少的反对声。  而公民教育出版社编审回应称,“这是叶圣陶先生改编的民间故事”,“不要把许多鄙陋的东西转嫁到夸姣的爱情故事上。”出版社不认可自媒体的观念,以为是网友想多了。不过,既然是揭露宣布的文章,又是被归入教材里的,就需要承受读者的各种解读,哪怕是所谓的“负面了解”。究竟,在一千个读者心里,就有一千个牛郎织女,即使是撒播千年的民间故事,也要经得起年代的查验,才干持续撒播下去。  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世许多。”牛郎织女的故事撒播千古,寄予人们对爱情的夸姣神往。历史上牛郎织女的故事有许多版别,开始仅仅一段简略的神话,这以后不断演绎,增加了许多细节,不同版别的内容也有很大差异。后来,为了戏曲作用,牛郎从天上的神,变成了地下的放牛娃,又添加了窃视织女洗澡、偷衣服等情节。  现在,教材里选用的《牛郎织女》故事,实际上也是演化过的版别,并非开始的故事,这跟历史上许多神话、民间故事的演化进程相同,都是在口口相传、文人烘托、戏曲改造的进程中,增删了许多内容。按照艺术创造来讲,便是一种改编技法,依据年代的特征和需求,进行的再加工、再创造。  明显,在教材《牛郎织女》的内容里,按照当下的社会品德规范和法令来评判,牛郎窃视、偷衣服等行为,的确不稳当。考虑到教材的教化功效,选用该版别的《牛郎织女》的确不太好,会给处于成长期的小学生,做出不良的暗示。倒不如选用其它版别,或许将该版的《牛郎织女》进一步修改,去掉这些不适宜的内容,以习惯新年代的品德和法令规范。  承继传统文化的原则是保存精华、去除糟铂,叶圣陶所在的年代,与当下的社会环境有很大差异,其改编的《牛郎织女》合适其时,却未必契合当下社会。因而,不要迷信和崇拜我们,应支撑网友的思辨性和质疑威望精力,对有争议的教材内容打开广泛的争辩,乃是功德,唯有如此,才干让教材更具年代性,更能起到教育和引导的功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